油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油画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捍卫主业领袖企业在后多元化时代的回归之路5米保险

发布时间:2019-10-18 16:16:35 阅读: 来源:油画厂家

捍卫主业 领袖企业在后多元化时代的回归之路(5)

归去来

但是,没过两三年,刘永行就会发现,替中国人在全球拿到饲料业的金牌,恐怕并不像他想像中那么容易、顺理成章。起码在国内企业的竞争中,东方希望已感受到直接压力。

2005年3月份左右,在对外宣布新希望集团以现金收购山东六合集团近一半股份、成为其最大股东之前,刘永好给刘永行打了个电话,说他已和六合谈好了,要收购六合。刘永行在电话这头说,好啊,祝贺你。

按照十年前的约定,山东是刘永行的片区,而刘永好以收购山东本地最大的饲料企业的举动率先打破十年之约,一举成为中国最大的饲料公司(据说2005年可以达到600万吨的销售能力),直接改变了中国饲料业的竞争格局,中国一万多家饲料公司都有可能受此影响,其中也包括东方希望。刘永行心下不可能不有所触动。但刘永行口头上却是轻描淡写,“我们都知道这个协议迟早要破的,我让他来先破,就算哥哥让弟弟吧!”刘永行哈哈一笑。

他很快就有类似的消息“回敬”给弟弟。几个月后的8月,东方希望投资1亿元在成都新都建设的饲料厂正式开业,这直接杀到了新希望在南方的大本营。同时刘永行宣布,“希望东方希望能得到四川市场份额的10%。未来3年至5年内,东方希望还计划在长江以南投资兴建50家饲料厂。”自此,刘氏兄弟十年前的不过界之约被双方废除。而早在2005年1月,东方希望即在安徽芜湖成立一家打着“金豆”品牌的动物营养食品公司,该举在东方希望内部被视作自身在2000年以后在饲料主业新一轮扩张的开始。

7月份,新希望在2005年第二次总经理工作会议上,明确提出了集团“打造世界级农牧业企业”的战略目标,并前所未有地制订出新希望农牧业未来五年发展规划纲要;10月份,刘永行则在东方希望的总经理会上表示,东方希望将继续做强做大饲料业,该消息取代了铝电业的一系列消息占据了东方希望网站上的头条位置,这是近两年从未有过的。

当被问到为什么他和刘永好在饲料业的进退上有如此相近的节奏,刘永行呵呵一笑:“我们是兄弟嘛,在一起创业十几年,对方怎么想的,彼此都清楚,他指头动一下我就知道是什么意思。”

但这并不仅仅是兄弟二人内部的默契。最重要的是,外部情况正在发生变化。这几年来,当东方希望、新希望将资金、精力转移到铝电、金融等其他产业投资时,一些区域性的民营饲料公司迅猛成长,在规模上增速惊人。四川有通威、湖南有正虹、广东有恒星,而其中最大的黑马即山东六合。六合在山东一省铺建了50多家饲料厂(由此可见当年希望在全国建100家工厂的目标确实较保守),几年来年产量以平均40%-50%的速度增长,2004年饲料销量达240万吨,销售收入75亿元(含屠宰加工等收入)。

曾为六合做过顾问、促成新希望对六合收购的华夏基石咨询集团董事长彭剑锋说,六合在饲料界被称作“价格屠夫”,它以在区域市场采取贴近终端、服务营销、微利经营的策略,快速在山东做大。新希望副总裁王航坦承,六合从肉鸡养殖到饲料到屠宰加工上下游贯穿的经营理念和商业模式,是对山东饲料业了不起的贡献,值得新希望学习。

与这些后来者的活跃表现相比,这几年来,“希望”军团作为中国饲料业老大却似乎没有为中国饲料产业模式的提升作出特别的贡献。仅就产销规模而言,王航表示新希望这几年的产销增速也只是保持了行业平均水准,据中国饲料工业协会的数据,新希望饲料产量为300万吨;而东方希望则没有像2001年那样大方地向本刊提供其饲料年产量(现称其为商业机密),据刘永行说,饲料销售收入为60亿元。不管是300万吨还是60亿元,显然,后面都是六合等企业紧随其后的身影,新希望和东方希望昔日在市场上的绝对优势这两年在快速消失。如果二位“老大”再不主动出手,2005年、2006年极有可能成为中国饲料业位次之变的临界点。

刘家兄弟对此不可能不察。先说刘永好。刘永好是个对机会与趋势极为敏感的商人。近四五年来,他在金融与地产投资热潮中收益颇丰,而收购整合乳业企业及在化工、能源方面的投资却颇多曲折。但是,即便成功如金融、地产者,长期来看,新希望亦很难在其中建立自己的独特竞争力而获取持续收益:开放的中国金融业成为外资及专业机构投资者逐鹿的天下,地产在宏观调控之下成本与风险俱增,专业地产公司崛起。上市公司新希望(00876)这两年的净利润主要靠新希望在民生银行投资所得支撑,2004年度,新希望从民生银行获得的投资收益为1.07亿元,占其全年净利润的76.43%,2005年1-9月,新希望从民生银行获得的投资收益为1.04亿元,占其同期净利润的96.14%,由此可见,新希望作为农业股其主营业务已名不副实,而来自民生银行的分红渐趋稳定,不可能成为新希望业绩未来增长点。

精明的刘永好正在再次实践自己“顺潮流而动,略有超前,快半步”的投资理念。他对《中国企业家》说:“金融业像当年那样巨大的投资机遇已不复存在了,我们还是应该把精力放在我们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上。企业要把自身的事业和国产的产业政策、宏观政策相结合,这样容易事半功倍。”他称,本届政府对“三农”问题的重视,“十一五”规划提出创建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号召,都表明政府将在各项政策上向农业与农村倾斜,这正是新希望回归农业的外部条件。

政策倾斜已直接体现在了新希望身上。2005年4月,国家开发银行与新希望集团签订了《开发性金融合作协议》,据称,国家开发银行将在10年内分3个阶段,贷款额度30亿元,与新希望集团合作实施一系列农牧业产业化项目建设。刘永好宣称,未来五年内,新希望在销售收入上要力争超过500亿元。

“如果静态地来看饲料业不断下降的毛利率,我们可能觉得企业面临很低的天花板,单纯地投资建新厂是重复低水平竞争,是产供销的竞争,这种竞争我们再不能去玩。但如果你的视角向产业价值链的角度延伸,规模与利润空间的扩大就变得不再是问题,过去的很多困惑豁然开朗。”新希望副总裁王航说,“应该说,中国的企业家是越来越成熟了。”

2005年10月,刘永好在中国饲料工业协会20周年庆的讲话中,阐述了新希望将在禽药、饲料原材料、屠宰、肉制品加工等农产业链上进行整合、发展的雄心,号称新希望集团将实现向农牧企业的整体转型。此前,刘永好明确表示,新希望在金融方面将维持现状,不再增加投资;在地产上近两年除了开发已拥有的200万平米土地储备,近期不再购置土地。

恰逢六合有股东遭遇意外有意出让股权,刘永好认定此乃可遇不可求之机,短短两三个月即把该桩收购敲定,以此拉开了重归农业的序幕。

而同样再度在饲料业发力的东方希望,并不准备像新希望那样向饲料业下游延伸,“不可能事事兼顾。我们是往上游走,做重化工。”刘永行称,他亦对收购重组手段兴趣不大。

但刘永行对饲料业的判断和态度并不像他表面上表现得那么淡定如一,也在发生微妙的变化。2004年年初,他在接受本刊采访时,口中强调的还是饲料业进入门槛低、大量企业快进快出、毛利率跌至近零的现象,现在,他加上了新的结论:“集团化公司已越做越大,开始整合。”

刘永行称,因为响应政府号召,目前东方希望缩减了铝厂投建规模,巩固已建项目的同时,东方希望可以转过头来对饲料再度发力。迄今为止,东方希望在重化工上的投资全部来自于自身在饲料业的积累,除了总部投资,每年连续抽调70多家工厂资金,这几年每年至少抽5个亿,“而两家铝厂2004年均已实现盈利,重工业产值达到了60亿元。”刘永行称,重化工度过了需要饲料业提供资金的第一阶段。他说,经过这几年专注于夯实经营管理水平,东方希望饲料产业的利润率已提升至8%,而行业平均利润率仅为1%-3%,这为东方希望启动新一轮建厂计划提供了基础。“2005年已在国内新建了三家工厂,2006年将建8-10家,2007年建20个,逐渐提速。另外,5-7年内还将在海外建50家工厂。如果饲料产业能顺利布局完成,我们就会有150多家饲料厂,每年的产值可以达到300亿元以上。”

一个立足自身建厂扩张,同时仍不放弃重化工企图,甚至称将来会用重化工来反哺饲料业,一个借助资本手段进行联合重组、走打通农牧业上下游产业链之路,永行、永好,即便同时重回主场,所用策略已和当年不大相同。

毕竟,人不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

尹 生 李 岷)

健康重疾险

平安福保险怎么样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