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油画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北京地铁月票最终命运分析万芳

发布时间:2020-02-14 12:01:55 阅读: 来源:油画厂家

北京地铁月票最终命运分析

伴随着公交月票终结的炒作,不少市民开始对地铁月票的使用寿命忧心忡忡。北京公交月票和地铁月票的最终命运如何,成为目前北京各界关注的一个焦点。

地铁作为方便出行的一项便利工具,以其快捷,轻便而备受出行者的青睐,尤其是近来天气渐冷,地铁客流骤增,早晚高峰时间往往比平日提前和延长。上个星期三一早,记者来到北京地铁崇文门站,只见这里候车的人群早已是密密麻麻。据了解,目前北京市共有4条地铁线路,其中地铁1号线和2号线全长54公里,设有41座车站,日客运量130万人次,日最高客运量208万人次,承担了北京市11%以上的公交客运量。而地铁月票也就是在这两条线路上使用。

发行于上个世纪70年代的北京地铁月票,到上个世纪90年代初止共发行20万张,按种类可分为地铁月票和地铁公交联合月票,价格分别为50元及80元,后因运力和运量的矛盾,地铁集团将地铁月票数量冻结在20万张。冻结之后地铁月票更显得奇货可居,成为北京市民手中的一张稀罕物。以价格成本来计算,一张地铁票价3元,一个上班族一月的交通费用至少也要在约120元左右,而一张50或80元的地铁月票相较之下价格优势自然不言而喻。因而地铁月票黑市也十分的红火,一张地铁月票在黑市上的最高转让价位可以炒到1000元左右。

早在地铁运营公司宣布从2001年起不再增加地铁月票用户后,北京取消地铁月票的消息便开始风传。而近来由于受到了取消月票传言的影响,黑市月票转让价格几乎爆跌了一半以上。

市民调查:意见难以统一(新京报)

王先生:退休人士 观点:经常使用月票,坚决不赞成取消

取消月票的问题上,必须要听听那些长期购买月票的市民们的意见。绝大多数市民还是每天都要依赖公共交通出行,他们中又有一部分人是低收入者或是退休费不多的老人,一旦月票取消,实际上又无形中增加了他们的生活成本。

李同学:高三年级学生 观点:不是特别赞成取消月票。

小李每天都要乘车上下学,而且途中还要倒一次车。自从小学就开始使用月票的她,已经对有月票的日子感到很习惯。“月票还是比较经济,特别是对我们这些没有收入的学生来说。”小李说,公交公司是企业,是企业就要赚钱,这一点并不难理解.

网友交锋:大势所趋vs操作太难

李秀建:东部地区大城市多数都取消了月票,取消月票是大势所趋。不过北京还要解决以下几个问题:

1:有的城市刷卡有奖励,比如每充值100元奖励10元或者是刷卡票价打折,北京没有。

2:卖卡的地方太少也没有进行大规模宣传,了解一卡通的人太少。

3:刷两次问题,有的地方市区统一价郊区远程线路也是一个价,坐一站也按全程收你4元或5元钱。这种方式方便了公交增加了公司收入,对乘客就不合算了。北京刷两次还要上车前门刷下车后门刷太不方便。如果改成射频卡加大识别距离,只要你从车门经过自动刷卡,在高峰时间不影响乘客上下车效率也高,但是已经安装的设备要全部更换此问题希望公交公司拿出个解决办法。 猫哭老鼠:公交不是慈善机构,坐不起车,蹬自行车总该可以吧!应该坚决摒弃福利月票的想法。个人消费,不要期望全社会买单,因为没有这样的义务。

新华网友:不是一卡通不得人心,而是其不可操作,人少时还行,高峰时就耽搁时间了。实行一卡通不重要,重要的是学习广州、上海,取消公交、地铁、公园等福利性质的月票,立即执行。

一半北京市民反对取消月票

据媒体报道,友邦顾问曾在10月16—17日,以街头拦访的形式,对市民进行了问卷调查,随机抽取样本362个,被访者年龄在18岁-60岁之间,性别比例控制在1:1左右。调查显示,反对取消公交月票的市民比例为49.2%.。

根据这项调查,有超过六成(64.7%)的北京市民把公交车作为最常用的交通工具,使用公交月票的比例占到了30.7%.在这些反对者中,大部分认为取消月票将增加交通费用的支出,有损低收入人群的利益。数据还显示,不同收入层次的市民在是否赞成取消月票的问题上分歧并不明显。

另外,还有29.1%的市民认为月票取消后交通费用将增加。为此,记者采访了在某保健品公司担任推销员的肖小姐。肖小姐告诉记者,她现在是刚开始干推销,工资很低,大部分钱都用在了食宿上。而她的工作性质需要她经常在外面跑,由于资历浅,还没有固定的关系网,有时跑上一天都没有收获,使用月票为她缓解了很大的经济压力。“北京这么大,不乘公交车又不行,如果月票真的取消了,可能我的工作会更难了。”肖小姐不无忧虑地说。

在北京师范大学读书的小林告诉记者,他现在在外面打工,收入不高,主要是补贴自己的生活费,平时出去基本上使用学生月票。他为记者算了一笔账,由于他打工的公司离学校比较远,要换一次车,每次出行来回的最低成本按照现金计算,需要四元,再加上平时外出,每个月交通费按现金计算,至少需要五六十元,而他目前使用学生月票,只需要二十元。

一卡通能否成为月票替代品

公交公司表示,“市政一卡通”将成为月票的替代品。但记者注意到,在上述的调查中,现有使用“市政一卡通”付费的人群比例仅为0.6%,记者在公交车上也鲜见使用“一卡通”的乘客。807路空调车的一位售票员告诉记者,虽然车上已经开通了一卡通系统,但大多数乘客还是使用现金。“好多人都不习惯,尤其年纪大一点的,还是觉得直接买票比较好。”

事实上,作为城市交通发展的一个趋势,一卡通的优势是显而易见的:除了检票方便、不用找零、携带方便以外,还可以同时具备其他用途。比如上海市,从1999年试行“一卡通”以来,现已发行近500万张,不但地铁、公交、轮渡、出租车可以使用,还可用于交纳水电气、加油、停车费用,甚至还能作为门禁系统的“钥匙”。此外,上海的一卡通还与杭州、苏州、无锡等周边城市实现了联网互认,从“一卡通”向“城际通”延展。

每天乘坐公交车上下班的霍小姐告诉记者,一些公交车实行的是“统一票制不设找赎”,有时恰巧身上没带零钱,非常不方便,而一卡通就免除了这种麻烦。

而807路空调车上的一位售票员表示,一卡通的推行将大大减少他们收到假钞的机率。虽然大部分售票员在识别假钞上都经验丰富,但繁忙的时候难保没有“漏网之鱼”,“只要收到一张假钞,就得自己往里贴。”

既然一卡通的方便快捷得到了一部分市民的认同,那么,为什么还有32.1%的市民认为不方便呢?一些人表示,北京早晚上下班高峰时段,公交车上人流密度大,而一卡通上下车都必须刷卡,实际操作起来不是很方便。另外,现今不少市民都随身携带多种卡,容易混淆,而一卡通容易丢失、充值网点少、不便于充值等缺点,也是阻碍其推广的重要原因。

采访当天,记者在800路空调车上目睹了一名男乘客因为使用一卡通和售票员发生争执的经过。按照规定,乘客使用一卡通必须在上车时刷卡一次,下车时再刷一次,才完成交费的全过程。这名乘客上车时误刷了两次卡,意味着下车时也必须刷两次卡,这样就等于必须交两次交通费。按照现金计算,他的车费是三元,但空调车计费器是以两元起价,这样他至少要付四元。

双方因为这个差价争持不下,最后乘客只得补交了一元现金。“早知道这样,还不如买票。”心有不甘的乘客忿忿地表示。看来,一卡通要赚来更多的人气,还需进一步的改进。

取消月票是城市发展必然趋势

2003年,在北京市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上,李素丽等14位人大代表提交了一份《关于取消月票,推行IC卡的建议案》。

现为北京市公交总公司服务协调管理处干部的李素丽指出,一张公交月票平均售价30元左右,但成本却有80多元,这意味着公交公司每卖出一张月票,就要亏损50元。在建议案中,代表们认为,目前北京正朝着国际大都市行列迈进,随着“入世”后各项工作与国际接轨,推行持卡消费势在必行。

另外,由于现行的月票政策,北京市政府每年都需要给公交系统一定的补贴。公交月票30元左右的售价与80元的成本,存在价值与价格严重背离,违反了市场经济的发展规律,也阻碍了公交企业的向前发展。同时,纵观国内一些大中城市,如上海、南京等城市,都相继取消了月票,北京推行IC卡势在必行。

一些专家也指出,源于计划经济时代的月票制度已不适应时代发展的要求。北京公交月票制度是公交公司经营面临的大难题,尽管有政府的部分补贴,但公交企业的服务水平和车辆更新速度却因此受到很大影响。月票制度还导致不同投资主体举办的公交企业之间的不公平竞争,影响了公共交通市场的健康发展。

据记者调查,上世纪90年代以来,全国很多大城市,如上海、南京、西安、长春、兰州、长沙、武汉和深圳等地都相继取消了公交月票,平稳地完成了从“票”到“卡”的过渡。

部分专家认为,一个公共决策得以平稳推行,至少要有两个基础:一是决策需体现着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推行能够让民众得益,能够得到民众支持;二是政府部门在推行过程中采取积极而不保守、稳妥而不盲目、全面而不偏狭的态度和措施。

因此,关系到众多市民出行的月票取消的进程犹为谨慎。以今年才取消月票的广州为例,公交企业首先是公开了有关经营账目,对比取消月票后会给企业和乘客带来的好处,并广泛听取了市民的意见。

另外,广州市政府还采取了一些配套措施:对困难(低保)家庭的公共交通补贴纳入困难家庭扶助工作统筹考虑,以保障低保家庭的基本生活水平;对老年人乘车实行优惠,调低了28条公交线路的票价等等,保证了市民的利益。

低收入群体福利应如何体现

在月票取消与否的问题上,有关部门和决策者更着眼于促进城市和行业的发展,而大多数市民则更关注自己的切身利益,正因为如此,这场争论才如此激烈。

大多专家学者表示,如果政府部门要取消月票,召开听证会是不可或缺的,同时还要考虑月票使用者在听证会中所占的比例。更重要的是,取消公交月票后,应根据不同人群的实际情况进行补贴,特别是老人、学生、下岗职工以及低收入群体。

据记者观察,目前月票公交线路的公交车普遍设备陈旧,无一辆配有空调,但是还是吸引了大多数乘客。“为了省钱呗。”在和平新城做清洁工的小周说,“谁不想舒舒服服地坐空调车?但是这样一个月就要好几百元,我坐不起啊。”

基于这个原因,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龙翼飞明确地对取消月票福利投了反对票。他认为,月票体现了政府部门对市民的关怀,是一种变相的交通补贴,特别是减轻了低收入者和学生的负担,是一个非常好的政策。而北京市这样的超大型城市,在地铁覆盖面积不广的情况下,公交是广大市民出行最主要的交通工具,市民每天出门倒上几趟公交十分普遍,如果取消,不少市民的交通支出将每月增加近百元。

而北京律师协会消费者权益保护专业委员会主任邱宝昌也认为,应该多考虑低收入者利益,现行的月票福利与公交一卡通并无矛盾,完全可以让一卡通延续月票福利。邱宝昌说,月票这一形式取消不要紧,市民关心的是月票所体现的福利如何在一卡通上实现。(国际在线 有删节)查阅:已获批28个城市的轨道交通线路规划详解图(更新中)查阅:2012年全国各省市城市轨道交通项目概览(更新中)查阅:城市轨道交通中标企业

励志句子

情感语录

裸体美女图片

美女裸体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