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油画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黄河支撑14国内生产总值工厂林立让其不堪重负

发布时间:2020-10-17 02:02:43 阅读: 来源:油画厂家

黄河支撑14%国内生产总值 工厂林立让其不堪重负

黄河母亲还有多少乳汁?  工厂林立人工造湖让黄河不堪重负黄河流域水资源开发利用率远远超过国际警戒线  1月12日,国务院以国发〔2012〕3号文件发布了《国务院关于实行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的意见》,这是继2011年中央1号文件和中央水利工作会议明确要求实行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以来,对实行该制度作出的全面部署和具体安排。事实上,由于黄河供水安全形势严峻,该河流域早就首当其冲率先推行了最严格的水资源管理制度。  从农耕文明走进工业时代,母亲河黄河也在经历着前所未有的挑战。农耕时代,人们祖祖辈辈依赖黄河水灌溉农田,又不得不承受黄河泥沙之害,那时的黄河是个严苛的母亲,让人又敬又怕。然而现在,守着丰富矿藏资源的黄河更像是个无奈的母亲,面对着被宠溺坏的、索求无度的孩子,难堪重负。数年间,一个又一个工业带崛起在黄河岸边,化工、矿产等产业在带来巨大经济利益的同时,表现出对水资源更迫切的需求,而污染也在加剧。  民间环保绿家园就在北京雍和宫附近的小胡同里。1月初,记者在这里见到了绿家园召集人汪永晨。2010年,她发起了“黄河十年行”活动。  在汪永晨的博客里记录着这样一个故事。内蒙古乌海市是新兴工业城市,是我国西北地区重要的煤化工基地,也是国内电石、硅铁等高耗能产品的重要产地。乌海千里山镇巴音村的康银堂一家是“黄河十年行”计划跟踪的黄河人家。  2010年,在面对同行记者是要“没钱但环境好”还是“有钱但环境不好”的选择题时,康银堂选择了前者。那时,村子里种的玉米花絮部分的叶子都是黑的,水也不好喝,上街没多会衣服就会变黑,每天晚上都能闻到刺鼻的气味。一年后,康银堂所在的村子出现了更多的化工厂、水泥厂,他的工资翻倍,陕西老家的地被征用又获得一笔赔偿款。“电话里,我听到的是康银堂的兴奋,丝毫听不出他去年的焦急,也许对村民来说,以贫穷与污染作选择,看来,眼前所能得到的更重要。”汪永晨感慨。  和康银堂一样,黄河沿岸的城市也在面临类似的选择。问题是,黄河能坚持多久?  母亲河:  支撑14%国内生产总值  很少有人知道这样一组数字,黄河以占全国2%的河川径流量养育了全国12%的人口,灌溉了全国15%的耕地,支撑了全国约14%的国内生产总值。沿黄河有50多座大中城市,很多城市都是近年崛起的资源依赖型工业城市。这也许是对“母亲河”最有说服力的定义。  黄河还要担负向多处国家能源基地的供水任务,还要向流域外部分地区远距离调水,同时又必须保持足够的输沙等生态用水,水资源供需矛盾十分突出。根据国家有关规划,需要黄河水资源提供支撑的能源基地有:宁夏宁东能源基地、内蒙古呼包鄂“金三角”经济圈、乌海市及乌斯太工业能源基地、陕西陕北榆林能源工业基地和山西离柳煤电基地。同时,黄河中下游地区还分布着长庆油田、中原油田和胜利油田。  对于黄河现状,水利部黄河水利委员会主任陈小江去年表示,黄河长期以来,流域内用水方式粗放,水资源短缺和用水浪费并存,生态脆弱和开发过度并存,污染治理和超标排放并存。这种状况不改变,水资源难以承载,水环境难以承受。  《2010年黄河水资源公报》显示,2010年黄河利津站实测径流量193.00亿立方米,扣除利津以下河段引黄水量4.80亿立方米,黄河全年入海水量188.20亿立方米,比1956~2000年均值313.19亿立方米偏少39.9%。  工业产业:  抽干了母亲河的血  然而,黄河沿岸的工业发展依然是拜黄河所赐。  “黄河十年行”2011年领队赵连石表示,黄河把上游大量的森林、腐殖质掩盖在黄土下面,形成大量的天然气、石油、煤炭,这是黄河的恩赐。为了方便地利用水源,黄河两岸的矿山亦被开发。截断输往黄河的支流,用以开矿。蒙古草原的丘陵带也是由黄河创造的。今天,黄河以东广袤的土地上,曾经的大片草原,今天已经变成工业群了,也许这是现代工业发展的一个必由之路。现在问题是,黄河还能承载这样的重负?  地质学家杨勇一直执著于中国水资源探访和考察,曾对黄河源进行考察。他认为,进入黄河中游,沿河地区对黄河的依赖也很强。壶口瀑布以下的晋陕大峡谷,两边的经济发展都急需黄河水,像山西省这边吕梁山脉的煤炭资源性产业,在汾河中游是严重污染,汾河需要黄河水来冲淡;陕西这边,以西安为中心的城市群扩展和渭河流域的快速发展,也对黄河产生了越来越大的依赖。进入河南以后,从洛阳开始,自西向东,是洛阳、郑州、开封城市群落,围绕郑州还有迅速崛起的中原城市群。这样一来,黄河的压力就越来越大。  庞大的工业产业集群意味着同样庞大的用水需求,更意味着庞大的供水压力。据报道,从2003年到2006年不到4年时间,黄河宁夏段就16次濒临断流,对黄河下游省份城市的取水构成严重影响。当地水利专家忧心忡忡,告诫地方政府发展煤化工要“量力而行”。2003年,时任黄河水利委员会主任李国英就曾疾呼:“黄河是我们的母亲河,黄河水是母亲的乳汁,我们不能把她的乳汁喝干了,连冲沙的水都喝尽了,那样等于我们再抽干母亲河的血。”  但据业内人士预计,今后20至30年内黄河流域用水的需求还会有较大增长。  城市化:  巨大喷泉人工造湖成重压  除工业以外,还有许多用水需求。  2010年,我第一次从黄河入海口走到源头,看到了一条壮美的母亲河,但是也觉得母亲河从源头开始就受全球气候的变化影响,受我们经济发展的影响,可以说既壮美,又凄凉。凄凉主要是在黄河上面有很多段早年间是断流,现在有一些地方生态用水已经很少。特别是有一些地方过度地开发,像我们在内蒙古的时候,那里现在已经开发成一个现代大都市,豪华的办公楼、豪华的建筑,本来是很缺水的草原荒漠,现在要建26米高的喷泉,让人看起来觉得黄河不堪重负。汪永晨表示。  根据《陕西日报》报道,相隔30公里的宁夏盐池县城边,黄河水正在被灌入人工湖。盐池县的花马湖是一个人工湖,湖水来自于黄河引水,蓄水量300万立方米。盐池县不仅用同一个引水工程的黄河水建湖造“肺”,而且用黄河水植树种草,改善生态了。盐池县用黄河水造人工湖,仅仅是遍及大半个宁夏的造湖运动最不起眼的一部分。从2003年左右起,银川开始建造“湖城”,短短几年间,百万人口的银川,建起大大小小数十座湖泊。不仅如此,银川市还修了一条宽阔的人工河艾依河,从银川坐船可直达沙湖。在首府的示范下,各地县纷纷仿效,干旱的宁夏,成了名副其实的“塞上江南”。  该报道指出,内蒙古在黄河用水上,同样“放得很开”。在鄂尔多斯,不仅政府“引黄”,企业也直接从黄河调水。鄂尔多斯集团在棋盘井的工业用水,就是鄂尔多斯集团公司直接从黄委会取得指标,从黄河引水而来。宁夏的宁东能源化工基地,依靠便利的黄河取水条件,号称“永不缺水”的工业集中带。  人口膨胀:  居民生活用水困难  杨勇认为,历史上中华民族的发展既对黄河依赖,又受黄河侵害,现在是对黄河更加强烈的依赖,对黄河的这种无情开发、索取、利用,使黄河成为中国河流治理中具有标本性意义的一个河流。  2009年,记者曾到访陕北神木县。近年来,这里经济高速发展,当年神木一跃位于全国百强县第59名,然而,水资源匮乏在这个百强县却也日益突出。据了解,神木依靠煤炭资源迅速崛起,工业用水量大增。神木全县已经有数十条地表径流断流,昔日黄河的主要支流、神木县的主要水源地窟野河如今已沦为季节河。  大批务工人员涌入成为神木县城供水压力的源头之一。人口膨胀导致的用水量大增造成了县区水资源供不应求。据了解,神木县城每天的生活用水量在1.5万到1.8万吨左右,而县自来水公司每天的供给量却只有1.2万吨左右,居民生活用水困难。  神木县城唯一的水源地是穿县而过的黄河支流窟野河。河水被坝体拦住输送到自来水公司的管网中。据了解,窟野河发源于内蒙古,近些年来,内蒙古在河上打了不少大坝截留窟野河水;而窟野河沿岸,从内蒙古到神木境内都是重工业区,工业区都要从河里取水,这些都是影响窟野河流量的因素。水源不足,水质不好,已经是百强县神木的一块硬伤。  未来:  仍然被寄予厚望  水资源的制约无疑将成为工业快速发展的障碍,当地政府显然已经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以内蒙古为例,蒙西地区主要的水源就是黄河,今年年初,内蒙古出台《关于加快水利改革发展的实施意见》,引导黄河流域通过农业节水、盟市间水权转换等方式,调整用水结构,保障城镇、重点工业项目用水需求。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资源开发与生态环境保护、水资源利用的矛盾,将长期存在。  有专家表示,在内蒙古西部,无论是装备制造,还是新型煤化工产业,黄河水资源由农业向工业转换,成为唯一可行的途径。  更多人将希望寄托在提高工业节水效率以及南水北调西线工程中。然而,需求一直在增长。  1月15日上午9时,引黄济津渠首潘庄闸关闭,标志着2011~2012年度引黄济津应急调水工作顺利结束。这是国家防总第12次从黄河向天津市调水,目的是为保障2013年第六届东亚运动会在天津举办,缓解天津市南部地区干旱缺水局面,同时兼顾沿线河北省用水。  按照国家防总批准的实施方案,计划渠首潘庄闸引黄河水4.4亿立方米,天津市九宣闸收水1.8亿立方米。  去年春天,北京也宣布将首次启动“引黄济京”工程。黄河水将直接调入官厅水库。  据预测,年引黄河水量约3亿立方米。母亲河黄河仍然被沿岸诸省寄予厚望。  数说黄河——  黄河近20年来频繁断流,情况最严重的1997年,全年断流时间高达226天,断流河段一度延至河南开封,山东境内黄河全线干涸。  据统计,全国农田亩均灌溉用水479立方米,而在“天下黄河富宁夏”的河套灌区,亩均引黄超过1100立方米。  近十年来,黄河流域内水资源的开发利用率已高达60%,远远超过国际上公认的40%的警戒线。目前,已经形成了这样一个循环怪圈:上游生态破坏——来水减少——争水抢水——下游断流危机——生态再破坏。

alevel网课

alevel经济学

alevel课程有哪些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