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油画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资讯】天冷了一起把毒蚊赶尽杀绝天山沙参

发布时间:2020-11-04 13:12:22 阅读: 来源:油画厂家

近日,随冷空气到来,被称为“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登革热疫情高峰已过。据广州市互联网新闻信息中心官方微博消息,截至11月2日零时,今年广东省共有20个地级市累计报告登革热病例42856例,上周报告病例总数较前一周降47.4%。专家预计,疫情可能要到12月上旬才结束,提醒市民防蚊灭蚊不能松懈,以免带病毒的蚊子冬眠后产卵,明年继续繁殖带毒的蚊子。

天冷还要继续灭蚊吗?打药打成习惯怎么办?对于“后登革热时期”,有市民疑惑,继续喷洒化学农药是否会对环境产生影响。而害虫防治专家也呼吁,防虫应重视规范使用药物,避免对生态产生影响。

现象

疫情预计12月上旬结束

随冷空气到来,被称为“有史以来最为严重”的登革热疫情高峰已过。据悉,广东省登革热疫情防控效果明显,已连续3周保持下降趋势。根据近期的登革热疫情发病走势,结合全省蚊媒控制情况和气象预测数据,广东省疾控中心专家综合分析认为,目前广东省登革热疫情流行高峰已过,疫情已进入明显下降阶段。

据广州市互联网新闻信息中心官方微博消息,截至11月2日零时,今年广东省共有20个地级市累计报告登革热病例42856例,上周报告病例总数较前一周降47.4%。专家预计,疫情可能要到12月上旬才结束,提醒市民防蚊灭蚊不能松懈,应在蚊子冬眠前彻底灭蚊,避免带病毒的蚊子冬眠后产卵,明年继续繁殖带毒的蚊子。

数据

一个月内广州喷药162吨

在登革热疫情较为严重的时期,来自广州市应急办的数据显示,据不完全统计,9月25日至10月18日,全省各地共开展爱国卫生专项行动7390次,出动消杀人员86.5万人次,清理蚊虫孳生地192.8万处,环境整治面积1114000万平方米,灭蚊面积955454万平方米,使用灭蚊药物3680吨,使用灭蚊器械22.5万台次。其中,疫情较为严重的广州市出动消杀人员7.8万人次,使用灭蚊药物162吨,使用灭蚊器械5.9万台次,清理蚊虫孳生地6万多处。

家中“大冒白烟”点香熏蚊、小区环境内每天喷药......在疫情较为严重的9至10月期间,“全民动员环境卫生整治”不仅涉及到广州市卫生、城管、街道居委部门,更引起家庭、在校学生等的全民参与。家住番禺的市民何小姐表示,“现在打药灭蚊已成为一种习惯。”

问题

工程师二度发文:化学灭蚊应考虑避免抗药性

药物消杀蚊虫,是否喷多了产生抗药性,对环境和人体有影响?在登革热疫情防控期间,存有同样疑惑的害虫防治工程师两度发文,阐明自己对杀虫农药药物使用过多的理解。

上月,一篇关于化学灭蚊的帖子称不规范化学灭蚊或将导致蚊子越灭越多。近日,该帖子作者广州市汇城害虫防治有限公司总工程师伍明亮再度发文重申“长期不规范化学打药或导致蚊虫越来越多”。同时,该帖子认为,如果仅单独考虑短期内将蚊虫杀灭,而没有全面衡量措施对生态的影响,以及灭蚊措施的可持续性,有违科学发展观和生态文明。

伍明亮告诉记者,他此前的帖子表达的原意是“蚊子越灭越多是长期不规范化学灭蚊的后果”,并非指“广州暴发登革热是长期化学灭蚊的结果”。

他说灭蚊应以检查为主,哪里有蚊群,就针对性施药,“就像人得感冒,需不需用抗生素,医生不会允许没检查就大量吃抗生素,否则就会产生抗药性。”

烟雾灭成蚊效微易污染

而相较之下,伍明亮表示,化学灭蚊或对生态环境产生作用,“蚊子越灭越多,以前吃蚊子的生态天敌都不见了。比如,向水体投入化学杀蚊剂,对所有水生物都是一扫光,不久后,重新站起来的一定是蚊虫,其它鱼类等水生物重新形成稳定的群落将是遥遥无期,因为它们是广州这种污染的环境中仅存的硕果,生态学认为,面对相同的外部干预,处于食物链上层的生物受到的伤害,远比其下层的要大得多,广谱性杀虫剂对生态系统的干预,其程度是所有的干预中最激烈的。以前会有壁虎、青蛙、蜘蛛、蝙蝠吃害虫,现在基本看不到这些,是不是就说明问题?”

伍明亮说,他不反对打药灭蚊抗击登革热,只反对烟雾灭成蚊,既无效又污染;希望重点用对环境友好的生物灭蚊剂处理孳生地灭幼蚊。害虫没鼻没肺,仅在腹部有两个气门,吸入空气很少,即便在近乎真空的食品包装内也能生存,因此,家里熏蚊要求关门窗一小时以上,说明在开放的空间里打烟对灭蚊效果不好,而用肺呼吸的人类及爬行类两栖类动物却会受到殃及。

生态灭蚊有利环境保护

伍明亮透露,他希望引起人们对生态的重视,改变传统观念,将化学灭蚊手段逐渐转为生态灭蚊手段。而作为从业者,他也开始进行生态灭蚊尝试。

据伍明亮介绍,为尝试生态灭蚊,他曾在番禺大石为一个新楼盘灭蚊时,未喷洒化学农药,而尝试在小区的数万平米水体中投放2000只鱼苗进行生态培育,成本仅数百元,而在鱼苗数月繁殖后,蚊子也相应减少。

伍明亮表示,“这只是一个尝试,因为毕竟如果仅尝试生态灭蚊方式的话,需要数天时间才起效。大多数人的观点是有蚊必灭,总担心喷药不够频繁,不够"毒",其实有些摇蚊,不叮咬人体,是中性昆虫,不是害虫。忍受少量蚊虫可能是必要的,想全面消灭,最后变成滥用,其实对生态并不好。这个观念需要改变,就像小感冒无需吃抗生素是一个道理。”

昆虫专家:喷药多仍有蚊与抗药性增加有关

对此,华南农业大学资源环境学院昆虫学系副主任何晓芳称,由于温度、季节等综合原因,近年来蚊子数量上呈增多趋势,但蚊子在物种上并无变种和增加,可能存在抗药性增强的情况,“登革热不是今年才有的,以前就有,能传染登革热的蚊子也是一直都存在。在物种上,目前没有发现变种和增多的情况,不过理论上而言,喷药多而仍有蚊子可能与蚊子抗药性增加有关。”

疾控中心

应急时期确实

存在消杀“过度”

在大战登革热疫情中,广州的灭蚊工作是否存在消杀过度的问题?今年10月份,广州市疾控中心相关专家曾向本报记者坦言,广州应急灭蚊时期确实存在消杀力度“过头”了。

而广州市疾控中心相关负责人向记者坦言,包括国家卫计委的专家都认为,每天同一个地方喷洒一次灭蚊浪费人力物力,一般喷洒一次效果能够保证3~7天。“而天天喷洒,暂且不论对生态环境的破坏和使蚊子产生耐药性问题,可以肯定的是不利于节约人力物力。”

然而,广州市疾控中心副主任杨智聪向记者表示,喷洒药物灭成蚊只是疫情特殊时期的应急方式,广州市疾控中心一直呼吁市民预防登革热,从最基本的清积水,预防蚊子孳生做起。更多最新三农资讯,请关注中国最大的农药信息网--中国农药第一网。

星界幻想红包版

彩名堂app安卓版

豪华曹魏传不收费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