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油画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镜中的风花雪月-【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1:13:30 阅读: 来源:油画厂家

初识如雪,是在镜中。

我的房间并不是很大,却有一面占据了整个墙的大镜子,另一面则是大大的玻璃窗。拉开窗帘的时候,窗外漫步的行人,如茵的绿草,还有随四季变化而枯荣的树木,就无一例外地映入镜中。应该说,镜里是一个人生。

我每天就面对着这样的镜子工作。我,是一个作画人。或者说的不谦虚一点,是一个画家。

如雪是在一个微雨的下午出现的。那天的窗户敞开着,温润的气息在室内流淌。窗帘拉开的角度恰好使窗外的那株罕见的樱花树映入镜中。樱花正开,艳的夺目,在雨中却带着点凄清的意味。我准备画的就是这株樱花树。但是,我看到了树下的如雪。

她应该是刚刚到来,但静的却仿佛已经站了一个世纪。她的脸庞衬着樱花,使凄清的感觉更浓。我看不清她的表情,却明显地感觉到那份无依。象在渴望,又充满孤独。那天她穿着白色衣服,身材娇小,削得短短薄薄的头发使她看起来还象是一个孩子。我不知怎么地看着了迷,想画她,又没有动笔。

细雨迷蒙,镜中的景致比现实更显得的朦胧。草地似笼在烟中,淡淡的,远远的,象是永无尽头。如雪站在树下,整个人也是缥缥缈缈的,似乎完全被浸润在雾中,和这温润的雨合成了一体。有风吹过,很轻很柔的风,樱花便似不胜娇羞般飘落,在她的肩上,她的发上。

应该说,如雪给我的印象是相当不真实的,象一个梦。但我当时有一种要抓住这个梦的愿望。于是我拿起雨伞,跑向那株樱花树。

日后我形容那次的见面是因为“镜中的风花雪月”。如雪笑的淡淡的,一如那天的感觉。她说那天是白天,没有月。但在我的心中,她本身就是月,一弯凄清的、带着点无奈而又悠远的月。

当时的如雪眼神痴痴的,不知是望向哪里。她有着极长的睫毛,有一面粘着樱花瓣,看起来象是一种宿命,一种孤独无依的宿命。我将伞撑到她的头上,伞的边缘又打落了一些樱花,如一阵缤纷的花雨。

至今我也说不清是如雪唤醒了我还是我惊动了如雪。她看着我的时候,眼神比镜中更显得迷茫。她的声音也如梦呓。她说:“你是谁,你不是楚。”

我当时就觉得一阵刺心的痛,为了那一个字,那个楚。她在雨中是在等这个人吗?但我还是说:“你会被淋病的。”我指我的住所给她看,告诉她那里面有一面可以看到外面的大镜子。“如果他来了,我们能够看到的。”

她摇摇头,没有说话。后来我知道她其实只是在回忆。那一天的其他时间,如雪就在我的房间看着那面镜子。她告诉我她的名字,我也告诉她我叫林。

“林,是楚的一部分。”她笑,向往似的。嫉妒的感觉咬得我的心在流血,为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女孩。那个楚,怎么忍心让她这么等在雨中。

如雪的眼神就象在做梦,她看着我的时候也象在看着远方。但是最后,他说:“林,你有点象楚。”

我哆嗦了一下。这话是什么意思?我象楚,还是她把我当成了楚。但她又不说话了,直到最后的离开。

以后是三天的等待。三天,那三天的时间里我仿佛想了很多,又似乎是一片空白。我从来没有感觉这么甜美又这么痛苦,这么期待一个人却又那么害怕见到她。

三天之后的一个下午,如雪又来了。

来时樱花依旧,她的脸色却似乎更苍白了些。她看看镜中,那株樱花树正展现着它的青春。她说:“我一直想有这么样的一个房间,有一面看得见蓝天和草地的镜子。”

我愿意把一切都给她,这个神秘的女孩。我心里只有一种感觉,就是我爱她。如雪也站在镜子里,站在樱花树中。樱花飘零,和她的影子融合在一起。只是这一次,花瓣和她的身体在悄然地错开。我站在她的身后,感觉到自己无比依恋的目光。

“我曾有过这样的一张照片,楚给照的。”如雪说。她不回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但看起来不如这个真实。”镜中的她腰肢挺直,却依然有一种单薄的感觉。我说:“如雪,让我给你画张像吧。画你站在雨中的樱花树下,就象那天。”

如雪淡笑。眼神迷离有似梦境。我开始支起画架,准备画出最初的轮廓。如雪在看着我的时候带着几分专注,甚至带着几分柔情。我觉得自己象分成了两个部分,一个是林,另一个是楚。

如雪是一个很有耐心的模特,她按照我的指示摆好姿势,就一动不动地站了很久。我知道她的心又飞了,沉浸在她自己的梦中。但我还是定下心来,仔细地描绘出她如莲花般带着清凉感觉的面庞,她象是春衫不耐晓风寒的单薄身材。最后,我告诉她可以休息了。

如雪看我的画。画中仅仅是一个素描的轮廓,但她显然很喜欢。她看看画,又看看镜中的自己。最后笑了一笑,笑容里有点灿烂的味道。她说:“你很出色,林。”第一次,她真的象是在看我了。

第二天,如雪没来。我开始着手画樱花。镜中的花已经有些凋零了,如茵的绿草上闪烁着阳光的斑点。我想象着那天雨中的凄清,却又渴望这是一个好兆头。就象如雪那临去时的一笑,那种看着我的眼神。

“怎敌她临去时秋波一转。”张生思念莺莺,怕也不过如此吧。

第三天,如雪来了。她的面庞比我想象的要红润一些,唇边的淡笑也有些开朗的意味。她带来了香蕉,说是为了表示对我的感谢。她说:“我知道你最喜欢吃香蕉。”

我没说话。如雪的脸有些红了。于是我剥开一个香蕉,递给她,自己则拿了另一个。她坐在地毯上的模样象一个小女孩。

是楚喜欢香蕉吧。我恨恨地想。我想抓住如雪的肩用力摇,告诉她一个不在乎她的男孩是不值得为之伤怀的。但是我不敢,我怕摇碎她的梦,也怕摇碎自己的心。

所以我选择了沉默。我拉上窗帘,以保持那天雨中的光线。我需要在这种光线下画出她脸上的神情。如雪也沉默了,她的手里还拿着吃了一半的香蕉。

渐渐地,如雪似乎忘记了楚。她没有再讲过楚的事情。偶尔地,似乎想起了,也只是说那是一个梦,一个可能永远不会成真的梦。

初夏的时候,《樱花树下的女孩》也完工了。女孩的眼神比春雨还要迷离。如雪在画前站了很久,我的心仿佛等待了许多年。最后她开口了,说出的话出乎意料却让我欣喜若狂。她说:“林,我喜欢你。”

我抱起她,在窗前打着转子。镜中映出我们旋风似的身影。窗外阳光明媚。也只有那一刻,我是真正地忘记了楚的存在。

如雪开始频繁出入我的画室,开始买我所喜欢吃的苹果。有时,她还会忽然沉默起来。我知道她又在想楚了。但我希望有那么一天,如雪所喜欢的是林,而不是楚的替身。

直到那么一天,如雪带了一身衣服给我,咖啡色,和她身上所穿的一样。我并不喜欢咖啡色,做为画家,我知道咖啡色和我的肤色不协调。但我知道这是情侣装,而且如雪似乎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妥。她快乐地笑着,打量着我。最后挽起我的胳膊,占据了一面墙的大镜子里是我们成双而立的身影。如雪说:“这是旅行装。哪天我们就这身打扮去旅行。你说过要带我去草原的,楚。”

我的手臂僵直了。我没有说过去草原,我更不是楚。如雪也似乎愣了一下。快乐在她的脸上消失,我面前所显现的,又是那个樱花树下的女孩,寂寞而又无依。

她看着我,笑容里带着苦涩。我知道我失败了。那个楚,一个我所未见过的人,却是真正的胜利者。

她摇了一下头,就默默地走了出去。如雪,我叫她,却听不到自己的声音。镜子里映出如茵的绿草,那么长,象是永无尽头。草地边一个小小的飘忽的身影,也在越走越远,象是要一直走到天边去。

我把画架拖过来,面对镜子。镜中是一个如梦的女孩,站在樱花树下,眼神比春雨更迷离。花瓣落在她的衣上,象一个梦,风花雪月的梦。

镜中的风花雪月。 《镜中的风花雪月》

88娱乐下载

帝国守卫战无限英雄版

夏日狂欢祭无限钻石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