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画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油画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集体诉讼或重创Uber同享经济临模式拐点

发布时间:2020-03-10 10:44:06 阅读: 来源:油画厂家

A5交易A5任务 SEO诊断淘宝客 站长团购

梁宵

3名司机的倒戈就能让在全球攻城拔地的Uber身陷险境?

这听上去不可思议,不过却逐步成为Uber的现实威逼。开始,只是零星个案,如今却成为一个代表16万人之众的集体诉讼。虽然Uber在全力补救,但能否力挽狂澜已引发质疑。如若继续发酵,也许不排除诉讼风暴蔓延至美国其他州、其他国家,乃至其他行业内的可能,届时,Uber们会被卷入,进而引发全部同享经济模式的大变革。

这也许正如哈佛大学商学院副教授安德烈哈丘(Andrei Hagiu)所说,这场诉讼仅仅是第一步,但非同小可。这会给Uber的商业模式带来怎样的变化?已渗透到各行各业的同享经济碰到了怎样的天花板?这些问题事关重大,要知道,号称家政O2O鼻祖的Homejoy此前就被员工的1纸诉状逼上了死路。

陈年诉讼一朝爆发

虽然适得其反,但这场集体诉讼对Uber来讲并不是突如其来。

报导显示,9月美国旧金山联邦法院法官Edward Chen做出判决,指出Uber司机可以作为一个集体,就他们是独立承包商还是公司员工的问题起诉Uber。法庭文件显示,集体诉讼将覆盖加州超过16万名Uber司机。

最初的一个小小火苗,如今似有燎原之势。2013年,三位司机向美国旧金山联邦法院起诉Uber,称他们是Uber的员工而非承包商,后者应为其报销包括燃气费和车辆维修费在内的相干费用。

从目前来看,司机的部份诉求已取得法官认定,不过,Edward Chen在判决中称,如果Uber司机希望就报销其他费用的问题取得集体诉讼地位,其辩护律师必须提交更多的证据。对此,Uber的律师泰德布特罗斯(Ted Boutrous)称这桩诉讼案基于几个重大法律毛病,而Uber随后也提出上诉。

在善于处理此类案件的郝俊波律师看来,集体诉讼的认定对Uber来讲很有打击力。

即使Uber上诉,集体诉讼的裁定应当也很难颠覆了,这也就意味着,未来的判决结果对同等情况的司机都适用,郝俊波对《中国经营报》记者指出,这只是确立了Uber员工可以作为一个集体,但其诉求是不是实现还不能得知。

不过,此前的案例仿佛为Uber的前景蒙上了一层阴影。据路透社的报导,6月份,加州劳工委员会对1名Uber司机Barbara Ann Berwick提起的诉讼裁定指出,Uber实际上是雇主,应当享有雇员待遇。Uber随后提出上诉。

虽然Uber表示加州劳工委员会的判决不具约束力,只适用于单个司机,但一样的起诉纷至沓来,也让外界对其未来所面临的法律风险感到担心,有业内专家指出,真正的风险在于,如果Uber在加州败诉,美国其他州将会仿效。

由于美国州立法这个特点,不同州的法律规定,法官认定都有可能不同,因此,围绕Uber的这个争议是不是会蔓延,诉讼队伍是不是还会继续扩大,目前来看还是一个未知之数。北京大学客座教授、劳动法专家梁智表示。

但即使只是当前的诉讼范围,也足以让Uber遭受重创。据郝俊波介绍,其代理的大部分集体诉讼一般都会选择庭外和解,由于这样原告方会更快地取得赔偿,但对这样大规模的诉讼人数来讲,赔偿数额可能会是一个天文数字。

在此前类似的联邦快递集体诉讼案中,公司与原告的和解赔偿金到达2.28亿美元,但原告仅仅是2000人的范围;而在上述6月份的裁定中,Uber应为原告做司机的8周支付4152.2美元。如果将此放大到16万倍,对Uber这样被资本热捧的公司来讲,恐怕也是不能承受之重。

这对Uber的影响会非常大,如果处理不当,就是真金白银的赔偿,极有可能致使其破产。梁智指出,其曾在2007年代表一名肯德基的员工对企业提出诉讼,而后包括肯德基、麦当劳、必胜客在内的跨国快餐公司对员工实行了集体涨薪的措施,无疑提升了劳动本钱。

对Uber来讲也一样如此,如果判定为劳动关系,那末现在的Uber司机就要享受保险金缴存、汽油费报销等正式员工的待遇,其运营本钱就会显著增加。郝俊波指出。

Uber们的集体窘境

虽然Uber被集体围歼,但事实上,它并不是单打独斗,由于这场诉讼战不但针对Uber,枪口指向的实际上是同享经济。

代表司机起诉Uber的律师Shannon Liss-Riordan是波士顿著名的劳动法律师,之前也针对Uber的竞争对手Lyft和数家基于同享经济模式的公司发起了类似诉讼,包括Caviar、Postmates和Homejoy,后者乃至因此而关门闭店。

Homejoy联合创始人兼CEO Adora Cheung就公然表示,致使关闭的主要原因是4起来自公司家政人员的诉讼,后者宣称自己应当成为公司正式工却被毛病地归类为合同工,要求享有和正式工一样的薪资、福利这些诉讼引发了Homejoy的债务危机。

如果考虑到Shannon Liss-Riordan此前的战绩,就会更进一步了解Uber所面临的不利情势。据外媒报导,Shannon 曾把一家知名连锁的餐厅告到关门,也曾为星巴克的咖啡师争取到了1500万美元的赔偿;现在她自己经营的一家比萨店曾也是其起诉的对象,现在所有店员持有股分。

美国的劳动法律师非常强大,曾代表劳工向许多知名大企业提出巨额赔偿,梁智表示,这些律师不但熟知法律,还深谙政治。

美国前国务卿、2016年总统选举竞选人希拉里克林顿此前就表示,一旦当选,她将严厉打击错把员工当承包商加以剥削的不良商人;虽然她也承认这类运营模式可以为经济注入创新动力,但也会对从业者正当权益保护带来严峻考验。

在这样的政治气候下,针对同享经济的诉讼也许会更加频发,乃至终究撬动其固有的商业模式。

风险资本分析公司CB Insights的数据显示,自2010年以来,已有超过94亿美元的风投资金注入了这类初创公司。大量创业公司以the Uber of X身份出现,并和先辈一样从无到有,迅速扩大。以Uber为例,依照其2015年5月份公然的数字显示,这家成立仅仅6年的公司业务已遍及38个国家,77个城市,每一个月就会创造2万个新的司机岗位。而被员工诉讼压垮的Homejoy也有过6个月横扫30多个城市的光辉纪录,对这些同享经济企业来讲,快速扩大的关键正在于其不同于传统的劳动力集结模式。

因此,有外媒援用两名Uber投资人的采访表示,如果法庭判决要求Uber承认司机为雇员,Uber 500亿美元的估值可能下跌,由于这一估值正是建立在它与司机的非直接雇佣关系之上。

根据安德烈哈丘的分析,分享经济企业如果从简单的集市模式转型为全程服务模式的话,其中大多数公司的劳动力本钱将会提高25%~40%;决定将自雇型员工转为正式员工的MyClean的CEO Michael Scharf也表示说,这1转变使劳动力本钱比竞争对手高了40%。

作为一个新兴的商业模式,同享经济所引发的法律问题也都是全新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讲,Uber的判决以后可能会成为一个案例,影响其他类似企业的商业决策。郝俊波指出。亦有评论指出,如果任由集体诉讼一再产生,可能就会威逼到专车这1商业情势的生存,直至他们不复存在。

同时,这也将成为未来很长一段时期内的争议焦点。Uber对撤消集体诉讼的22页上诉申请中写到,新的同享型经济的显著特点是,根据个人的决定和欲求的不同,劳动者会选择完全不同的工作环境和工作时间,这些差异能否废除或赋予其实不属于法律所要求的集体诉讼地位,这在新的经济背景下是一个重要、反复出现且还没有解决的根本问题。

不过对集体诉讼所可能引发的影响和应对之策,截至发稿,Uber并没有回复记者的相干发问。

同享经济的模式分化

不管是惮于法律诉讼上的威逼,还是市场倒逼的作用,同享经济的模式已在渐渐产生变化。

一些媒体报道捕捉到了这样的迹象:帮人采购杂货并送货上门的Instacart,从该公司在波士顿和芝加哥的业务部门开始,将实行把独立承包商转变为兼职人员的新员工计划;苹果前零售主管罗恩约翰逊成立的新公司Enjoy也想通过招聘正式员工来另辟蹊径。

我认为与法律因素相比,降低成本的斟酌会更多一些。某国内打车软件的相干负责人指出,实际上,与业外人的猜想不同,对许多从事同享经济的企业来讲,自营的模式相对来讲更加经济。

就拿打车软件来讲,表面上看,滴滴快的的轻资产模式在本钱控制上更有优势,但事实却正好相反:疏松的合作而非雇佣的关系,就需要借助经济上的强刺激,比如说给司机延续地发放红包;而且由于缺少组织约束力,平台方对服务水平难以掌控,无形中又会增加本钱,比如一样给乘客发券,以此来吸引其留在平台上。

未来应该会向京东模式演化,一部分自营,一部分通过第三方劳务中介来做,但一定要实现集中采购车辆,集中管理人员,这样的模式才是可以延续的。上述人士表示,最少对国内的打车软件企业应当如此。

由此来看,曾在各个行业掀起跟风热潮的Uber模式所面临的,不仅是法律上的雷区,还可能遭受模式圈套。

复星昆仲资本投资副总裁卢山也指出,合同工的情势并不是适用于所有的同享经济领域,即便是在一样的行业,不同的市场环境也决定了不同的生存模式。比如美国汽车上门保养企业YourMechanic与中国众多汽车上门保养企业在技师管理上就有很大差别,前者就可以网络招募汽修厂技师兼职来提供服务,而后者则选择设置全职岗位,对技师进行管理。

表面上看,参与管理的本钱会更高,但这是相对而言,如果不引入管理那末可能本钱更高。卢山解释,美国的技师把自己当做手艺人,即使平台没有管理,他们也会从保护个人品牌的角度保证服务品质,因此会更遵照与平台之间的游戏规则;而在中国市场,这样的疏松结果则行不通。

Instacart 创始人、CEO Apoorva Mehta也指出,帮人购物并不如人们想象得那样容易:比如,大型食品超市有3万~5万件商品,一些兼职员工不一定能快速地找到用户想买的东西、及时到达目的地这也许也可以解释同享经济目前所出现的不同的模式选择。

因此卢山认为,同享经济的管理模型还在不断地进化中,以打车行业为例,表面上一个司机不需要甚么门坎,但实际上却绝非如此,比如司机由于线路熟习程度和时间长短估计等问题,不能准确判断定单价值,所以很多时候谢绝接单,因此平台方只能依托红包刺激,由于抢单不积极,司机的运能不能保证,因此就出现刷单的做弊现象,那末平台方又要针对这些违规动作进行管理。

不过,在上述打车软件人士看来,同享经济看上去很美,实际上,集结乌合之众其实不代表就是规模化,也不会实现假象中的范围效应。在其看来,同享经济提供服务的方式还是会依托传统的雇佣制,但可以通过新的科技手段来进行运营效力的提升和优化,以此来打破传统模式的范围瓶颈。

仿佛一路狂飙的Uber们,也应当放慢脚步来好好算一笔账:法律的警钟已敲响,而市场也会终究做出正确的选择。

盈科律师事务所上海办公室合伙人周智荃律师对此文亦有贡献

成都到欧洲空运价格

成都到永州物流公司

成都到阳泉物流公司

相关阅读